2023年6月16日

年轻姑娘不一定爱丁字裤

作者 admin
这只是第一步,人们开始接受更多不同的选择。 

年轻一代的女性正在你最想不到的地方重新定义:外婆的橱里。

每次去内衣店,我总是四处寻摸‘大妈款在哪儿?’今年 35 岁的 Daphne Javitch 只喜欢穿包臀。正因如此,她于 2010 年创办了内衣品牌 Ten Undies,主打一系列棉质,从包臀款比基尼到平角裤再到高腰剪裁,无不令人想起BJ 单身日记里那条名垂青史的大妈(哈喽,妈咪。)Ten Undies 出品的本着舒适、实用的原则,但这肯定不是唯一的亮点。

国际市场情报分析公司欧睿信息咨询(Euromonitor)服装类分析员 Bernadette Kissane 认为,80 后以及千禧一代反而觉得包臀看起来很酷。丁字裤已经红过劲儿了。

美国市场调研公司 NPD 集团提供的数据对此给予有力佐证。去年丁字裤的销售下跌七个百分点,而各类包臀款式——三角、平角、高腰——销售涨幅达 17% 。

Hello Beautiful 的创始人 Greer Simpkins 推出了一款全棉质地、高腰女士,与维秘销售的丁字裤迥然不同。

 

美国布鲁明黛百货公司(Bloomingdale)饰品、化妆品、贴身衣物部门总监 Erica Rosso 透露,商业格局已然改变。她同时指出,这与本季高腰、宽松裤装的趋势不谋而合。年轻女性热烈欢迎大妈 且不仅仅是在家大扫除时才穿,这使人联想到勃肯鞋(Birkenstocks)和腰包的走红,恐怕三者有相似之处——皆受到某种叛逆主义的驱动。

Julia Baylis 是个瘦弱的姑娘,今年 22 岁,她骄傲地宣布,我只穿大妈。 Baylis 和好朋友,今年 27 岁的 Mayan Toledano 一起创办了品牌 Me and You。店里卖的最好的货品是一条纯棉,后边印有粉色泡泡体的feminist(女性主义)字样。

除了漂亮的销售业绩,女权还在社交媒体 Instagram 上掀起了后拍风潮(从后边的意思)。Me and You 的顾客们迫不及待秀出自己的女权宣言以及翘臀。

 

Petra Collins 创办的网站 Ardorous 专为女性创意产品提供平台,以千禧一代的视角探索女权议题,以合作或是独立的艺术项目呈现。这一代人视碧昂斯(Beyoncé)和莉娜·杜汉姆(Lena Dunham)为女权偶像,女性性意识的重点在于取悦自己。

Baylis 认为,大部分内衣设计出来是为了男性,而我们根本不考虑这个。内衣是为自己穿的,也许压根儿没人看见,或者你也可以拍照上传 Instagram 分享给大伙儿。

Ten Unidies 出品的一款高腰。

 

这可不是说 Me and You 的顾客不想变得,事实恰恰相反。对我们来说,意味着自然、舒适。 Toledano 如是说。

如果你本来不打算勾搭男人,那么有了舒适的也算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儿。

Ten Undies 的创始人 Javitch 女士认为,关于男人喜欢丁字裤、蕾丝花边之类的想法其实是个误解。说实在的,男人喜欢穿着 T 恤和白色的内衣的姑娘。

不过似乎各大主流内衣品牌并不愿意接受这一潮流。小企业老板之间的性别差异在缩小,女性企业家有了更多的机会进入市场。

28 岁的 Greer Simpkins 起初为自己的产品做市场调研时特意造访内衣品牌维秘(Victoria’s Secret)在纽约的店面,以期观察女性消费者的选择。

Ten Undies 的老板 Daphne Javitch。

 

我注意到很多女性都会和友人一同购物,而且不停地问,‘你喜欢这件吗?你觉得他喜欢吗?’此前 Simpkins 女士曾在马萨诸塞州贝尔蒙特市一家精神科医院(McLean)担任少女问题顾问,姑娘们总在担心其他人的想法,唯独不重视自己。在她看来,维秘恰恰宣扬了这种想法。此外,Simpkins 觉得各品牌每季推出太多类型,各种颜色和纷繁的装饰简直让人头疼。

大部分女性只想选购日常基本款,穿着舒服看起来好就行。

12 月,Simpkins 女士推出了自己的产品且只有一种设计:白色纯棉,异常的高腰剪裁以及较窄的后部设计。她为产品命名 Hello Beautiful,借此强化自己的主张。向来着迷炫酷产品的女星 Chloë Sevigny 已然成了这款的粉丝。

对于 10 码内衣模特 Myla Dalbesio 来说,包臀设计再好不过。高腰剪裁令人想起过去,那时候各种身材都被大众接受。 Myla 表示,身材较为丰满的女性会更喜欢高腰设计,因为这样一来腰线被提高了且不尽如人意的小腹被包裹了起来。

Dalbesio 期待看到丰富多元的设计为内衣行业带来转折,使人们意识到并非只有一种理想身材,事实上各种体型都很美。

说到底这是关于选择。

追求传统意义上的或是穿着丁字裤没有任何问题,并不因此判定一个人是不是女性主义者。这只是第一步,人们开始接受更多不同的选择。